第102章 絕色真千金×冷麵戰神王爺2

�ʼ��������ڡ�܎�@衵��Z�����C������壬����վ�������K��d�������׃Ę�ˣ���æ�_�y��վ�������s���]̎ʹ���𲻁����]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���ŵÿ�Ҫ�޳�����܎�@����Y�o�ΘO�ˣ�С������һ�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߅վ�á�܎�@衳��һ�b�����ֵ�ë�P���sĪ��ָ�ּ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L����•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K��d�t���ۣ���ΡΡ������֡�܎�@����...丞相夫人等了一會兒,也沒聽到應答,對蘇嫣然道:“奇怪,這取血的都來了,壯嬤嬤去催血,怎麽沒回來?”

蘇意綿臉色越發陰沉。

每次都讓原主放一大碗血,卻隻用到這麽一點,剩下的還隨意倒掉。

這放在現代就是蓄意殺人。

這一家子都不得好死,之後到地獄給原主跪著磕頭吧。

她雖然不是原主,但是用了原主的身體,她必會為原主報仇。

嗬!

這碗血可是她好不容易讓人取的貨真價實的心頭血呢。

她的好姐姐怎麽能輕易浪費呢?

快速從門外進入,猶如一陣風刮過。

蘇意綿端起碗,掐著蘇嫣然的臉,迫使她嘴巴張開,將一碗血全部灌入到她口中。

用巧勁點了蘇嫣然脖子的穴道,她就不得不把血全部嚥了下去。

蘇意綿自己本身不會什麽點穴之道,但是她有係統這個作弊神器。

蘇意綿立刻退到大門附近。

這一番動作超級快,屋內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。

蘇意綿笑著,“我的好母親,壯嬤嬤沒回來,您的親生女兒倒是不請自來了。”

蘇嫣然口中全是血腥味,一直咳嗽,想把血液都咳出來,但是無濟於事,她已經完完全全把血液全吞下去了。

丞相夫人沒管蘇意綿說什麽,第一時間去看蘇嫣然的情況。

蘇意綿看著眼前的場景嘲諷一笑。

原主真是太可憐了,在被‘取’了心頭血的情況下,親生母親還是關心著那個假女兒。

蘇嫣然抱住丞相夫人哭,“母親,妹妹為何要這樣對我?”

丞相夫人看蘇嫣然那快要哭死過去的模樣,心疼不已。

對著蘇意綿大罵:“孽障,我怎麽會生了你這樣一個畜牲?”

蘇意綿冷漠看著,勾起一抹笑,“母親,姐姐,你們誤會我了。”

“我的心頭血對姐姐如此有用,姐姐就應該好好服用,倒掉了多浪費。”

屋內所有人不自覺看向蘇意綿的心口。

泛黃的頭發雜亂不堪,長長的劉海遮住了大半張臉,露出的小半張臉蒼白幹枯褶皺。

身形瘦弱不堪,彷彿隻剩一把骨頭,一身白衣空蕩蕩飄著。

明明是白日,卻感覺整個屋子泛著陰森森的冷氣。

丞相夫人震驚:果然是邪祟,取了心頭血,還這樣活蹦亂跳。

蘇嫣然驚異:心口沒血,衣服沒破損,怕是讓她逃了一劫。

丫鬟們大驚:這二小姐好像鬼魂索命,她是不是已經死了,過來向夫人和大小姐索命的。

蘇意綿幽幽道:“母親,我是你的親生女兒,回到這個家一月,我就為這個假姐姐放血一月。”

“就算是生恩,我也都已經還清了,更何況我隻是丞相府的養女,就算是兩清了。”

“從此我與你們恩斷義絕,再見就是仇人,下次見麵就不是單單一碗血能了結的。”

說完趁著所有人都呆愣著,蘇意綿飛身離開丞相府,直奔不遠處的璉王府。

拓跋璉,是拓跋國的戰神王爺,萬人敬仰,一次戰役中傷到了腿,落下了腿疾,從此不能站立。

權勢滔天、一呼百應的戰神王爺,自囚於璉王府,他如今二十五歲,已經有五年不曾離開王府。

蘇意綿這次必須拿下這個戰神王爺,為他生下子嗣,完成這個世界的任務。

她在係統幫助下,又是翻牆,又是爬屋頂,很快進入了璉王府。

蘇意綿完成了四個世界的任務,係統已經升到四級,能量相當充足,且商城積分相當夠用。

所以她順利進入拓跋璉的住處,而沒有被任何人發覺。

她沒有遲疑,推門進入,一個暗器直衝她門麵而來。

係統在一瞬間測算好暗器的行動軌跡,輔助蘇意綿避開。

按照原本的行動軌跡,這暗器會從宿主頭頂過去,但係統為了保證宿主的安全,還是讓宿主向下避開。

但屋內的人好像預測到她的躲避方法,下一個暗器還是直衝她的腦門。

在蘇意綿躲過了七次暗器之後,屋內人才冷聲問:“來者何人?”

蘇意綿靠在門框上小喘氣,“你別再發射暗器了,我都快累死了。”

停了兩三秒,接著說:“王爺,我應該算是你的崇拜者,我有辦法治好你的腿。”

這時拓跋璉的院子裏已經圍滿了侍衛。

拓跋璉身邊一直有暗衛守著。

在蘇意綿出現一瞬間,暗衛就行動起來,沒過多久,整個王府就戒備森嚴。

蘇意綿有係統商城,她確定自己可以幫拓跋璉治好腿,麵對現在這種情形也不太害怕。

蘇意綿繼續說:“王爺,你能發現,我武功很差的,我傷不到你的,我今日來就是為了治好你的腿。”

屋內有一句小聲的聽不太清楚的話。

很快,裏麵出來一個侍衛,麵無表情,但看清眼前的女人,卻忍不住皺眉:“王爺讓你進去。”

這是哪裏來的女鬼乞丐?這副模樣簡直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蘇意綿挑眉,低頭看自己一眼,好吧,她這副模樣確實自己看了都皺眉。

蘇意綿跟著侍衛進入房間。

明明是白日,整個屋內確是黑漆漆的,所有能透光的窗戶都被黑布遮住。

整個屋子就點著兩個黑色蠟燭,隻有微微亮度。

尋常人要從陽光下一下子進入這樣一個場景,怕是會嚇得不行。

但蘇意綿一點都不害怕,代入一下現代的各種軍兵,完成了好多保家衛國的任務,但是落下了殘疾。

試想一下,要見這樣的英雄人物會害怕嗎?

當然不會!

她心底反而湧出一陣心疼憐惜,拓跋璉獨自待在王府,默默舔舐傷口,越想越心酸。

蘇意綿控製下情緒,對著眼前坐在椅子上卻背對著她的人喊著:“王爺?”

拓跋璉操控輪椅轉身,燭光照亮他的周身。

他一身黑色錦袍,麵容俊美,鼻梁挺拔,臉龐猶如雕刻般冷峻。

一雙黝黑深邃的雙眸,流轉著莫名的幽光,向她望來之時,攝人心魄。

蘇意綿咽口水,“王爺,你還怪好看的。”

“你大膽!”那侍衛立刻抽出劍抵在蘇意綿脖子上。

“竟敢對王爺不敬,你該當何罪?”聲。其實蘇意綿打的並不是很痛,隻是突然從原本的酥麻感變成疼痛感。這一瞬間觸覺的轉變過大,原本還是在空中飄飄然的,突然一下子就墜落下來。蘇意綿偷笑,眼睛沒有看向他的臉,而是對著他的手說著。“要是嘴巴再不把門,再敢胡說八道。”她用拳頭輕捶他的手心,“你就繼續捱打,聽懂了沒有?”南宮煊一下子就把她的拳頭牢牢包起來,她的手根本掙紮不出來。蘇意綿自己也沒有想掙紮的意思,隨便往外使勁了兩下,就放鬆下來。南宮煊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