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楔子:

油水太好了。“我侄兒的中飯送去了嗎?”謝玉淵忙斂了心神“還沒有,等郎中吃完了……”“以後,先給他送過去。”謝玉淵又一驚忙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送飯的時候。謝玉淵依舊把飯菜放在竹椅上,依舊在外頭喊了一聲,隻是目光再也沒往東屋瞧一眼。人,都是死於好奇。孫郎中看病,開方子,紮針,前前後後也就賺個一兩文錢,還要養個吃閑飯的侄兒,銀子從哪兒來?剛剛她洗的那幾件衣服,雖然髒得可以,但料子卻不是普通人家的料子。看來...謝玉淵死的的時候,隻有16歲。

她是被人吊死的,所以成了吊死鬼。

做鬼之後,她才知道在槐樹上吊死的鬼,地府不收。

槐,從木,鬼聲,乃靈精之樹。

她的魂魄附著在槐樹上,隻有等待下一隻吊死鬼出現,才能去地府投胎。

偏偏這處院子自她死後,就被一把銅鎖鎖起來,別說吊死鬼了,就是連個活人都看不見。

老天爺似乎有意把她困在這棵槐樹裏,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。

做人時不順,做鬼亦不順,謝玉淵心裏恨得不行。

更讓她恨的是。

每夜,子時。

有個來自異世的吊死鬼,天天纏著她講醫術之道,用針之道。

還天天在她身上左戳一針,右戳一針,把她渾身紮得跟蜂窩煤似的。

這樣痛苦的日子持續整整六年。

六年後。

月圓之夜。

斑駁的木門發出吱呀的聲響,

謝玉淵一看來人,身上根根汗毛豎起。

她怎麽會來?

白衣女子立在槐樹下。

那一瞬,世間萬般鉛華,也難掩她臉上的那份落寂。

她將手中的麻繩往槐樹上一套,用力打了個死結,又搬過一塊大石,慢慢將脖子套了進去。

謝玉淵嚇得魂飛魄散,眼睛要從眼眶裏瞪出來。

她等著下一個吊死鬼的出現,沒想到竟然等來了她的母親。

謝玉淵心痛如裂,扯著嗓子喊拚命的喊,“娘……娘……”

人鬼殊途。

她喊破了嗓子,沒人能聽見。

玉淵的眼淚落了下來,她離那棵槐樹越來越遠……心裏,這份體麵一直有!”……謝奕為的腹瀉,果然兩帖藥就治好了。端午臨近,高府上上下下忙碌起來,有過一次除夕年禮的經曆,端午的節禮,羅媽媽送得得心應手。隻是安王府沒有節禮過來,陳府的節禮也沒有來,羅媽媽拿不定主意請示小姐,她家小姐隻冷冷地回答了兩個字:“不送!”鬼醫堂在端午前一日,免費送出了五百個香包,香包裏裝的都是中藥草,隨聲帶在身邊,辟邪驅蟲很是方便。這點子是溫湘提出來的,一問才知道往年溫家每年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