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6章 憤怒,瘋狂,殺!

3歲,怎麽可能呢?”尹天雄根本不信。淡定的研究棋譜。絕對是自己的兒子在騙自己!真當自己老糊塗了嗎?再說了,他已經退休。武道界的情況如何,與他有什麽關係?可就在這一刹,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:“你就是尹天雄?”唰!尹天雄猛地回頭,詫異的看過去。隻見自家後花園的假山上,站著一個年輕人。負手而立!如死神一般,淡淡俯視著他。“你是何人?”尹天雄一驚。以他的實力,居然沒發現有人闖入後花園了。一旁的中年男人卻大吃...青玄宗禁地深處,浮屠塔徹底崩塌,化為一片廢墟。

烏道生激動無比:“哈哈哈,那個小畜生終於和浮屠塔一起死了!”

“太好了,葉北辰?葉北辰!!!”

“你不是很囂張嗎?怎麽無法從浮屠塔內活著出來呢?”

馬長老鬆了一口氣!

與王長老兩人相視看了一眼。

殷紅梅靠在黑山老鬼的身邊,幾乎要坐在他的懷裏:“老祖,看來葉北辰出不來了。”

黑山老鬼很失望:“哼!便宜他了,如果他活著出來!”

“老夫定將他抽魂煉魄,讓他後悔從娘肚子裏生出來!”

殷紅梅一臉諂媚:“老祖,您老人家的手段奴家可聽說了呢。”

黑山老鬼一把摟住殷紅梅的小蠻腰:“老夫還有其他手段對付你這隻老蚌呢!”

“今天晚上讓你見識見識!”

殷紅梅啐了一口:“老祖,您壞死了~~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黑山老鬼大笑!

“小師弟!嗚嗚嗚……”

紅桃皇後站在原地,淚水嘩嘩的直流。

柳如卿跪在地上,發出淒厲的嘶吼:“為什麽?老天啊,你為什麽要這樣對小師弟?”

“不會的,不會的,小師弟不會死的!”

王如煙慘叫一聲,吐出一口心頭血。

一頭烏黑的青絲瞬間全白。

她像是發瘋一樣,朝著浮屠塔的廢墟瘋狂的衝過去!

嬌嫩的雙手瘋狂的挖掘,不一會兒便鮮血淋漓!

薑紫姬也衝過來,開始挖掘!

殷紅梅笑出聲:“老祖,您看啊!”

“這些人真有意思呢,武道實力都沒了,用蠻力在這裏挖石頭呢!”

冷月站在那裏,大腦一片空白:“辰兒死了?辰兒居然死了!”

淚水順著臉頰流下:“青嵐,我對不起你,我對不起你啊!”

“你將辰兒托付給我,我卻無法保護他,我真是個廢人!!!”

殺主的臉色慘白:“師兄,對不起!”

“我沒保護好你的徒弟,以後我都沒臉見你了!”

“北辰……”

夏若雪看著眼前的廢墟,心中一片絕望!

她像是行屍走肉一樣,朝著旁邊的岩漿池走去!

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

走到岩漿池邊的時候。

轟隆!!!

一陣巨響傳來,那一片廢墟劇烈的震動起來!

“有動靜!”

“什麽?”

“難道……”

所有人同時抬起頭,朝著廢墟看去!

“小師弟!!!”

“太好了,我就知道小師弟沒死!”

薑紫姬、王如煙、柳如卿、紅桃皇後等人大喜!

夏若雪也猛地回頭,朝著廢墟看去。

冷月和殺主頓時來了精神:“辰兒,一定是辰兒!”

下一秒。

一道人影從裏麵衝出來,有些狼狽。

眾人的表情凝固!

馬長老拍了拍胸口:“原來是婉兒姑娘,我還以為是葉北辰呢!”

王長老吐出一口濁氣。

殷紅梅暗暗擦了一下冷汗:“我就說嘛,那個小畜生怎麽可能活下來!”

馬長老趕緊問道:“婉兒姑娘,那葉北辰呢?”

南宮婉的眸子有些迷茫:“葉北辰……他……”

回頭看了一眼廢墟:“他恐怕出不來了。”

夏若雪、薑紫姬、王如煙、柳如卿、紅桃皇、冷月、殺主等人的目光,從希望變成絕望!

這一刻,她們的心情宛如過山車一樣。

瞬間,從高峰跌落穀底!

“不!”

幾人絕望的大叫。

夏若雪站在滾燙的岩漿池旁邊,蒼白的一笑:“嗬嗬,北辰我來陪你了。”

“我沒有若妤未婚妻的身份,也沒有孫倩的福氣可以給你生孩子。”

“我能做的,隻有在黃泉路上陪著你……”

閉上眼睛!

身體軟綿綿的朝著岩漿池跳去!

“若雪,不要!”

薑紫姬等人呼喊。

下一秒。

砰——!

浮屠塔的廢墟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。

一個渾身閃爍著黑色血霧的男子從廢墟中衝出!

“葉北辰!!!”

馬長老差點咬斷舌頭。

“怎麽可能,你沒死?!!!”

王長老像是見鬼了一樣!

殷紅梅更是大叫一聲,躲到黑山老鬼的背後:“老祖,他就是葉北辰!”

“小師弟!”

“辰兒!”

薑紫姬、冷月一下子站起來。

“小師弟,我就知道你不會死……”

王如煙激動的淚水直流!

南宮婉嬌軀一顫,回頭朝著高空看去:‘他真的沒死?’

薑紫姬大叫:“小師弟,若雪有危險!”

葉北辰一眼看出幾位師姐身受重傷,奄奄一息,一股怒火湧上心頭!

與此同時,夏若雪即將跌入岩漿池中!

“若雪!!!”

葉北辰咆哮一聲,朝著夏若雪衝過去!

仇人見麵,分外眼紅!

黑山老鬼蒼老的眸子一凝:“你就是葉北辰?是你殺了我妹妹?”

“給我死!!!”

黑山老鬼手臂一揮,朝著葉北辰阻攔過去。

葉北辰怒喝一聲:“給老子滾!!!”

一抬手,斷龍劍出現在手心!

朝著黑山老鬼一劍斬出!

這一刻,黑山老鬼居然感覺道一股死亡之意!

‘怎麽可能?這小子能威脅到老夫的生命?’

黑山老鬼大吃一驚,果斷的後退!

哧——!

劍氣擦著黑山老鬼的頭皮飛過去,讓他倒吸一口涼氣!

葉北辰沒時間再管黑山老鬼,對著夏若雪身後的岩漿一劍斬出!

砰!!!

劍氣激蕩,沒入岩漿池中!

岩漿像是驚濤駭浪一樣翻滾而出,氣浪反震之下將夏若雪高高拋起!

葉北辰一步來到夏若雪的身邊,摟住她的腰肢:“若雪!”

夏若雪睜開眸子:“北辰?”

“我死了嗎?太好了,黃泉之下我們居然能再見麵,太好了!”

“嗚嗚嗚!”

夏若雪激動的哭了!

一把摟住葉北辰的脖子。

葉北辰輕輕拍打著他的肩膀,緩緩落在地麵:“我沒死,你不會死!大家都不會死!”

見到葉北辰抱著夏若雪,南宮婉心裏酸溜溜的。

她咬了一下紅唇,默默轉身,眼睛泛起一層迷霧!

下一秒。

葉北辰一愣:“若雪,你……你的武道境界怎麽沒有了?”

“等等!!!”

葉北辰瞳孔瘋狂收縮一下:“你的丹田呢?”

夏若雪眼眸通紅,看向殷紅梅:“是她挑斷了大家的手腳筋脈,廢掉了我們的武功!”

“而且,還硬生生的挖走了我們的丹田……”

“什麽?”

一股滔天怒火,瞬間湧入葉北辰的大腦!

他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,眸子通紅無比!

像是火焰一樣在燃燒!!!

體內的血液沸騰,極其震怒的看著殷紅梅:“你廢我女人和師姐的丹田,我要滅你殷家全族!!!”

“你的子孫後代,與你有血緣關係之人,全都要為這件事恕罪!!!”

“殺!!!”

葉北辰從未如此憤怒過。

嗷吼!

一聲龍吟之聲響起,他手持斷龍劍像是瘋狂的衝殺過來!

南宮婉咬著紅唇,心中很不是滋味:‘如果是我受傷,他會為了我這樣憤怒嗎?’的問道:“父親,你23年前是否去過龍國的江南,參加過一個蘇富比的拍賣行?”電話那頭,一下子安靜了。但沒有結束通話。足足過去三分鍾,才傳來千葉圓賢二冰冷的聲音:“你是誰?”千葉圭吾回答:“父親,我是您兒子啊!”“我沒問你!”千葉圓賢二冷笑一聲,繼續說道:“你到底是誰?”“我兒子被你抓住了?”“你要想好了,是否能承受得住我千葉家族的怒火!!!”這已經是在威脅了。葉北辰負手而立,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你是怎麽知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