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:穿越和才女共枕

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ʲ�ῴ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Ҳ�����^�ڎ�����Ҳ��ԇһԇ���@�ڎ������Ǽ٣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Ű������һ•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˕r�������܁��������£�ʮ�Օr���ѵ�����λ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ˎ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ء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Ҳ�T���Ǖr��ȥ�...大夏京城,文軒閣。

“秦雲,我要殺了你!”

秦雲猛然驚醒,隻見一人正手裏攥著刀向自己撲來,她五官端莊秀麗,麵板白皙嫩滑,紅唇嬌豔欲滴,最重要的是此時的她胸前衣襟半露,好似被暴力扯開了一般。

再一看案上的空杯和榻上的一點兒櫻紅……

秦雲一個激靈,滾滾記憶洶湧而來,他貌似穿越成了大夏朝一名極為不受待見的廢材皇子!

而眼前的女人是……

沈月!

京城四大美人之首,有著天下第一才女之稱的沈月?

等等,她為何要拿刀砍我?

秦雲揉了揉腦袋,昨晚他受人邀請來自文軒閣喝酒作樂,醉醺之際,懷裏被塞了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,然後便是幹柴烈火,一夜激情……

要知道,此身雖是皇子,卻是那種自生自滅的主兒,雖已成年卻還在京城晃蕩,別說封王了,說不定哪天死於奪嫡餘波也再正常不過了。

而眼前之人可是當朝戶部尚書之女。

那可是皇帝老兒的錢袋子!

秦雲捅破了皇帝的錢袋子,按照那皇帝的脾氣,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捅死自己,想要自保,為今之計,就必須得說服這女人冷靜下來。

“沈姑娘,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不想看到,我秦雲絕沒有壞你清白的意思,這裏麵肯定有天大的誤會,我是被陷害的……你放心秦某人一定會負責的。”

一聽此言,沈月鳳目含怒,隱有淚光:“你個廢物,壞我清白,你拿什麽負責?今日,我沈月不殺你,誓不為人!”

秦雲目光一冷,一股寒意從眼神中迸發而出。

“我說,我會負責!你也是聰明人,我若真想壞你清白,又豈會在你文軒閣中,而不把你擄走?你好好想想,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麽?”

沈月心頭一沉,她沒想一個廢物皇子居然有如此淩厲的眼神,那目光好似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一樣。

這樣的目光他隻在當朝大將軍韓衛龍眼中看到過,這廢物皇子怎麽可能有這種眼神?

當然,還有一點,秦雲貌似說得很對,昨晚她不知為何昏昏欲睡,這裏麵或許還真有什麽貓膩?

可這,也絕不能成為理由,她沈月是什麽樣的人物?

追求她的,莫不是王宮貴族,即便是那幾位有可能登臨大寶的皇子,她都是愛搭不理,她怎會看得上秦雲這有名的廢材?

就在沈月思量之際,門外卻傳來一聲急促的公鴨嗓聲音。

“沈小姐,北齊詩仙在金鑾殿上設題,難住了滿朝文武,沈大人推舉你前去應戰,陛下口諭讓我等務必護送你到場,挽迴我大夏顏麵!”

沈月目光一閃:“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。”

秦雲看著眼前這位傳說中的大才女,他知道必須下猛藥:“三天之內,查清幕後黑手,三個月之內獲得相應權勢,讓你心甘情願嫁給我,如何?”

沈月冷哼一聲,這廢物皇子在想屁吃,還想讓她心甘情願嫁給他,做夢去吧。

“好!本姑娘就給你一個機會,三天之內你要是找不到幕後之人,即便你是皇子,本姑娘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至於讓我心甘情願嫁給你?你以為你是詩仙,還是詞聖?本姑娘才情天下第一,我要嫁之人,文治武功,王權富貴,絕不能少,你行嗎?”

秦雲餘光一掃沈月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,嘴角咧笑:“行不行,你不是已經試過了嗎?”

沈月一頓,緊接著卻是臉色一紅一紫。

她一腳踩在秦雲腳背上,輕哼一聲,仰頭轉身而去。

“秦雲,三天後,我來殺你!”

誰知,剛邁動腿,腳下一軟,不小心踩到了裙角,整個人瞬間摔倒在地,隻餘下兩條潔白修長小腿微微發顫,彷彿在訴說著它主人昨夜的瘋狂。

秦雲好心將她扶起來,後者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一般。

秦雲淺淺一笑:“要不,換身衣裳?”

“滾!”

沈月眼中殺機若現,銀牙都快咬碎了。

事實上,沈月根本就沒打算要放過秦雲,一切都是緩兵之計罷了。畢竟,她好歹也是當朝第一才女,要是有人知道她與人苟且,這輩子也算完了!

秦雲固然可惡,可她也不想拿自己的名聲和這廢材同歸於盡。

至於三天後,當然是找殺手幹掉他,然後悄無聲息埋了便是,一個無人關注的廢物皇子而已,他沈家有這個能力……

“沈姑娘,你在嗎?”

此時門外又響起了太監的催促聲。

“馬上,換身衣服就來!”

沈月一把推開秦雲,氣衝衝地爬起來,拿起一身幹淨的衣服,捂著上下,光著雪白的腚,一溜煙兒小跑到屏風後麵窸窸窣窣地換起了衣服。

秦雲則慵懶地側躺著木榻上,拿起旁邊的水果。

“哢吧!”

水靈靈的,還不錯,就是有些苦澀。

秦雲眯著眼欣賞著屏風處,時而漏出的無限風光。

前世的他,乃是國際頂級王牌特工,身懷無數絕技,誰能想到,一招穿越居然成了一個廢材皇子,而且還是最不受待見的那種。

可問題是,即便這樣的處境,還是有人要知置他於死地。

莫非奪嫡之戰已經如此殘酷了?

“上輩子半生漂泊,這輩子弄個皇帝來當或許也不錯!”

秦雲小聲嘀咕道。

此時,沈月也換好了衣服。

隻見她著一襲白裙罩底,修長玉頸下,一片凝脂雪白,半遮半掩,素腰一鎖,竟不及盈盈一握,一雙頎長水潤秀腿**,引人浮想聯翩……

“你嘀咕什麽?”她目光冷冽。

“不錯,真不錯!”

秦雲發出由衷的讚歎,即便他前世的工作生涯見過了各式各樣的美女,這沈月在其中也絕對排上頭一號。

“再看戳瞎你的狗眼!”說完,她氣衝衝地穿好靴子,摔門而去。

秦雲習慣性地摸了摸鼻子,這小妮子有點兒辣,不過他喜歡這一口兒,就是昨晚迷迷糊糊沒怎麽嚐到味兒。

方纔他隱約聽見什麽北齊來戰,想了想,秦雲最終還是跟來上去,主要是擔心這小妞萬一想不開把事情捅出來怎麽辦?

剛進宮便見龍旗招展,左黃龍,右黑龍,好不熱鬧。

而在中央更是有一處臨時搭建的台子。

“沈姑娘來,京城第一才女沈月來了!”

一旁的太監扯著嗓子大喊道。

似乎並沒有把他這位皇子放在眼裏。

而大夏文武群臣,一聽沈月的名字,一個更是激動地站了起來,一眾自詡風流的年輕皇子,也起身相迎,他們明白誰要是能得到她的青睞,距離成為儲君可就指日可待了。

畢竟,沈家可是當世一等一有權勢的大門閥。

沈月直接被抬上擂台,一下轎子,擂台另一邊一名手握羽扇綸巾,年輕俊美的北齊人卻是眼前一亮。

“在下北齊廖非凡,承蒙儒林抬愛,稱一聲詩仙,久仰沈姑娘大名,今日一觀如見天仙!”

“沈姑娘恐怕不知道吧!”

“方纔廖某人已經與貴國國子監博士,翰林院眾多學子切磋了一番,更是贏下邊州十城,這樣吧,廖某人願意以此十城作賭,沈姑娘若是贏了,在下便將十城奉還,若是輸了,沈姑娘就得嫁給廖某人,沈姑娘意下如何?”

此言一出,下方眾人瞬間義憤填膺:“狂妄,簡直狂妄至極!”

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沈姑娘無需理會這廝!”

“就是,北齊人還想娶沈姑娘,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。”

廖非凡輕笑一聲:“你們大夏男人很厲害,為何還要讓一個女流之輩站出來?沈姑娘不敢賭就下去,不過這邊州十城可就永遠得歸我北齊了!”

沈月雖是一介女流,但從小受父親熏陶有著一顆濃烈的愛國之心,更是一個難得的文武全才,她很清楚,大夏與北齊年年戰事,邊州十城更是足以影響到兩國邊境敵我力量的對比。

沈月沉吟道: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廖非凡胸有成竹地說道:“我有一對,還請沈姑娘作答,限定一炷香之內。”

“騎奇馬,張長弓,琴瑟琵琶八大王,王王在上,單戈成戰。”

此對一出,大夏儒林一片怒容。

要知道,北齊與大夏乃是敵對關係,北齊仗著騎兵之利時常犯邊,此對不僅僅是一個妙對,更是對大夏的毫不保留的譏諷。

龍椅上,大夏天子秦贏怒容滿麵,餘光掃向一眾文臣學子。

國子監,翰林院,京城名士,成年的皇子公主,一個個卻是黯然垂首。

很快,一炷香過去了!

沈月依舊眉頭緊皺。

廖非凡輕笑一聲:“大夏文壇,不過爾爾!沈小姐要是再答不出,明日廖某人便上門提親,你可不要拒絕哦!”

“可惡,這廖非凡簡直欺人太甚!”

“那可是我大夏第一才女,居然要嫁給這個醜男,我不能接受!”

“誰?誰能對出此對,我賞千金!”

“誰若能救沈月小姐,我贈美婢若幹,京城上好宅子一座!”

“誰能替小女答出來,我沈某人欠他一個人情!”

……

但任憑高官钜富許諾,大夏文士卻無一人站出來。

此刻香即將燃盡,沈月額間冒汗,此時腦海中一片空白,都怪那秦雲,定是他攪了我心神,沈月啊沈月,難不成就要這麽認輸不成?

“我認……”

“慢著!”

“我來對!”�D��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}�����]�e������ֱ�����ȫ�����x���dz�͢���X�ĺ�̎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B���f����Ҳ�X�ô˲߲���ȡ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ⶐ���b������ɽ�ա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Ц�������l�f�ģ��ҵȲ���߀���Q�׆᣿�������Ո�M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˿���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