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0章 並不是意外

位置罷了,不足為懼。“皇上……”果不其然,在蕭閣老被帶下去了之後,那蕭玄一撩袍子,就跪了下來,漲紅著臉,想要為自家辯解幾句,可這話到了嘴邊,卻又不知如何開口。“蘇漓,蕭家之事,你可有證據?”殿上的秦夜寒,想法估計也是跟蘇漓差不多的,他並沒有看那個蕭玄,反而是抬眼看向了蘇漓。“回皇上的話,一如臣之前所說的,人證物證俱在!”蘇漓回過神來,無比淡然地應了一句。那蕭玄聽到了蘇漓這麽確定的話,更是不敢開口說...那婦人瞧見謝宇賢這樣,又是感激又是害怕。

謝宇賢卻柔聲安慰她道:“不過是小傷罷了,說來都是因為我,才害得寶兒受了驚嚇,來人——”

他話音一落,便有一個小廝低頭走到了他的身邊。

“大人。”

“拿十兩銀子給這位大娘,讓大娘帶孩子去看看,可有受到驚嚇。”謝宇賢輕聲吩咐了一句,回過頭來,忙安撫了那婦人一下,柔聲道:

“若是孩子有什麽事情的話,大娘隻管去謝府找我,我還有要事在身,就先走了。”說罷,對著婦人柔聲一笑,被身後的護衛扶著,翻身上了馬。

隻是他麵上強忍著的痛苦之色,還有那冒著冷汗的額頭,都被身邊的人看得是明明白白的。

他一走,那婦人就對著他離開的方向,抱著孩子跪了下去,眼睛裏還帶著淚水:

“小婦人謝過謝大人,謝大人真乃是個仁善之人呐……”伴隨著她的聲音,周圍便響起了一陣對謝宇賢的誇讚之聲。

蘇漓遠遠地坐在了馬車之上,將這一切都收入了眼中。

她沉吟了片刻,忽地對外頭趕車的暗八說道:

“跟上去。”

“是。”外頭的暗八忙應承了下來。

“小姐,謝大人受傷了,你這是要去給他送藥嗎?”旁邊的白芹掃了一眼蘇漓的麵色,輕聲問道。

蘇漓眯了眯眼睛,卻沒有回答她的話,反而勾了勾唇,輕聲道:

“跟上那個婦人!”

此言一出,這車上的另外兩個人,包括趕車的暗八,都忍不住愣了一下。

他們都沒有想到,蘇漓竟是準備跟上這個婦人,而不是謝宇賢,一時間都有些摸不清楚蘇漓的想法,隻是在她身邊這麽長時間了,當然知道她不是無的放矢的人。

便也沒有多問,暗八隻等著這邊的人群稍稍散了一些,便駕了馬車,悄無聲息地跟在了那個被謝宇賢救下的婦人和小孩身後。

走著走著,暗八忍不住皺下了眉頭,這個婦人從那邊離開之後,便準備從小巷當中離開。

麵上的淚水一瞬間消失,走兩步,便要回頭看一下。

這下不用蘇漓說,暗八都知道這個婦人有異了。

好在他觀察了一下這個婦人,呼吸沉重,步伐也算不上輕快,並不是一個會功夫的,他便趕著車,遠遠地跟在了這婦人的身後。

一直走到了一個死衚衕中,暗八這才悄悄地將馬車停在了轉角處。

蘇漓已經做到了馬車窗邊,輕輕地將車簾掀了起來,往外頭眺望著。

“這位爺,事情辦妥了。”那婦人對著眼前忽然出現的人,盈盈一拜,輕聲說道。

“嗯,你做得很好,主子很滿意,這是賞你的。”那小廝從懷裏摸出了一錠金子,扔到了那小婦人的懷裏。

那小婦人滿臉的喜色,忙不迭道:“爺放心,小婦人回去之後,一定會到處跟人說,謝大人乃是天底下難得一見的大善人,讓大人放心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那小廝點了點頭,麵上正有些不耐,心頭卻忽然生出了一股不安感,抬眼猛地看了一下四周,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。

怎麽感覺剛才一直有人在看他?那個時候秦昊還在路上,而先太子已經動手,白家也準備栽贓李家了,按照這個邏輯的話,那秦昊必然是無法截殺秦夜寒派出去的人的。他人都還沒到,便是知道秦夜寒這邊有了動作,又能夠如何?“秦昊人沒到,曾全卻是早在半月之前,就抵達了京城,京城所發生的一係列事情,包括我出去尋找周神醫之事,都是曾全傳給秦昊的。”就在蘇漓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,秦夜寒冷聲補上了一句。曾全!是了,秦昊人不在,卻有一個武功極為高強的人在身邊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